别粉这个人。不定期失踪

君臣

刘邦x韩信
实力喂玻璃渣
偏史向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指出来
多多指教啦

韩信近日在书斋中常和张良整理文集兵法,偶尔会答几句话说说,一日基本真理的差不多了两人就在庭中喝喝闲茶下下棋子,张良抬头看了一眼认真下棋的韩信,轻叹一口气泯了一口茶。
“子房,下棋的时候分心可不好。”韩信一只手托腮看着满脸心思的张良笑了笑说。
“韩信,不能相信刘季你我都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即使他封你“三齐王”“五不死”,他身边的吕后你也知道一直对你有所仇视,劝你适可而止,明哲保身。”
“哈哈,子房啊,我怎么不知道呢,我的君王是个流氓无赖,我比谁都清楚,可我不甘啊!我不愿抛弃这一切荣誉,死我也认了。”
韩信爽朗一笑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起身拍拍衣服拿起长枪离去。
张良看着未下完的棋局沉思默想说了句
“罢了。”
韩信在那之后便没再去过书斋,不是不想见到张良而是不想面对现实,他对刘邦的感情最好是收的干干净净,趁自己利用的余地帮君主完成他的宏图,这便足够了。
“韩信啊,陪我去后院看看吧,花应该开的差不多了。”是刘邦在房内叫他。
“是。”
韩信是有些许疑惑只是从门前经过为何就能知道是自己。
一路到后院刘邦时不时看一眼韩信,到了之后找下一枝花问了问笑了笑说
“在想我如何知道是你?你那踩着节奏的步子我不想知道也难啊。”
说罢把摘下的那枝花别在韩信头上,打量了一番
“恩——重言可真好看。”
韩信瞬间红了耳根
“刘季!我可是个大男人!不要再捉弄我了!”
“哪是捉弄,我可从来不捉弄别人。”
“你!恕丞告退!”
韩信气的说不出话来气冲冲的跑掉了,刘邦看着那背影实在好笑,有男人生气的时候这么可爱?刘邦是这么想的。
“君主。”
“萧何啊,有什么事。”
刘邦的笑容还没收起来便看见从不远处走来的萧何。
“……依旧是上回和您商议的事,不可迟疑未决啊君主。”萧何见刘邦笑得如此开心沉默了一会。
“我自有主见,你先下去吧。”
“是……臣告退。”

没多久韩信被派去征兵,而回来之后一切都变了,张良以身体虚弱的名义隐居了起来,刘邦看韩信的表情完全变了个模样,萧何也对他疏远了起来,韩信都知道一切是因为什么。
直到吕后来找他的那一天,他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他地位权利的威胁,自己大限将至。
“吕后找我来有何事。”
“韩将军自己应该明白了,何必还让妾身来说。”
韩信被吕后带到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黑漆漆的一片。
“你不能杀我。”
“不是妾身要杀你我要,是君主要杀你,你那毫无意义可笑的愚忠,还不明白吗。”
“怎能不明白……”
吕后对十多来个手持尖竹杆的侍女使了个眼色便离去了。
刘邦来的时候韩信还剩一口气,刘邦攥紧拳头
“你要背叛我吗?”
“刘……君主怎么想…咳…便是怎样……咳……”
韩信半跪在地上勉强抬起头来。
“……你很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要听信了子房的话便不会落到这下场,为什么,告诉我你为了什么。”
刘邦稳住颤抖的身体拳头快要被他掐出血来,一直不敢直视韩信的眼睛。
“啊……咳咳……君主你知道我与子房的的性子相差甚远……况且……我还要为您打下您想要的将来……我只算错了一步……便是这天来的有些尚早……”
韩信撑这自己的身体,勉强扯了一下嘴角。
“……”
刘邦想上去可自己却像被定住了一般怎么也跨不了那一步,韩信笑了一下强忍着身上撕心般的疼,双手抚平弯腰鞠躬道:
“我永远是您的臣。”

有人评论说重言是后人给的字
改动了下名字
谢谢多多包涵啦

评论(5)
热度(25)

© 子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