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粉这个人。不定期失踪

【二】西有士

韩信白龙吟x花木兰屠龙者
ooc算我的!
其实我有点心疼李白
深夜码文系列
望喜欢

“恶龙!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再出来打一场!”李白话音刚落便听到一女子的声音。
“啧……”
韩信听到这声音皱眉揉了揉头,李白一副我都知道的样子问。
“怎么,摊上桃花了?”
“闭嘴……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韩信正准备起身离开,就看到从树丛中窜出来的花木兰。
“终于找到你了。”
说完花木兰已经抽出了自己的刀摆好战斗姿势。
“哎……别无视我啊,打伤良民可不好啊。”
李白看到眼前这位姑娘二话不说就已经摆好姿势,看的李白一头雾水。
“一直狐狸而已,我今天一定要杀了这家伙,不想被波及就走远点。”
花木兰死死盯着一脸悠闲自得的韩信越发恼火。
“重言……你保重了,我可不打女人。”
李白摊手一脸无奈的看了下韩信便跳上不远处的树上观战。
“没想到你还真倔,尽管来,打到你不敢来。”
韩信起身拍平衣服上的褶皱,化出长枪,嚣张的向花木兰勾了勾手指。
“少说废话,把你打回龙形!”
两人说完便跳起在半空打斗,而坐在一旁观战的李白也看得津津有味。
但没过多久李白便看出问题,韩信头上的汗越来越多眉头也皱到一起,对付一个姑娘他应该不会这么吃力,李白正想着就见韩信从半空掉了下来,没多久就变回了龙形。
“啧,这家伙真能逞强……”
李白担心韩信的状况立马跳到他身边,一头雾水的花木兰也在旁边观看,花木兰想韩信他前几日和今日的状况有些异常。
“重言?你这家伙犯病了还硬撑死要面子活受罪。”
李白拍了下龙头,韩信完全失去直觉也没反抗。
“他……”花木兰看这情况不对她也不能趁人之危便想问问韩信的状况。
“旧疾,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可否能问姑娘要点你的鲜血……”
李白没报什么希望的问花木兰,毕竟这么突兀的问一姑娘要血……
花木兰虽然不解,但还是从大腿那抽出一把小刀割破自己的手臂掰开韩信的嘴,好让血直接流进他的喉咙,等韩信脸色好点了便抽出一块布给自己包扎好,看了一眼一脸不解的李白。
“别误会,这家伙之前放了我一命,还清了。”
“还多谢姑娘搭救了,姑娘芳名?”
李白意味深长笑了一笑便开口问花木兰的名字。
“花木兰。”

等韩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早上,一起来看到就看着李白那张放大几倍的脸吓了一跳,坐起来揉了揉头。
“清醒了?等下出去可要多谢那位木兰姑娘。”
“谁?”
“花木兰,昨天帮你抑制住旧疾的姑娘,不然你怎么可能恢复这么快。”
李白拍拍韩信的肩膀催韩信出去。
“多管闲事……”
韩信打掉李白的手整理好衣物打开门就看见了花木兰,李白喜爱桃花随意屋外全是他种的桃花树,而花木兰就站在那树下轻扯桃花闻花香,花木兰没注意自己头上掉落一朵桃花,韩信不由自主的走过去拿掉了她头上的花,低头附在花木兰耳边说道。
“安静的时候还是挺漂亮。”
花木兰才注意到韩信的存在又听到韩信刚刚那番话瞬间涨红了脸,立马跳开远离韩信。
“还会脸红呢。”
韩信见花木兰脸红就想逗一下她。
“只是桃树映红了而已,你可别多想,我对你这人柔柔弱弱,一碰就倒的人没兴趣。”
花木兰轻笑着扫视了韩信一遍。
“柔柔弱弱?一碰就倒?你是还想跟我打吗? ”韩信走向花木兰低头看着那张满是嘲笑和鄙夷的脸就有气。
“求知不得。”
花木兰环抱这胳膊看着一脸怒气的韩信,而一直在门口看看戏的李白看这那两人一起走远,笑着摇摇头,没想到重言竟然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这不是给自己找气受吗。
韩信和花木兰之后找了片宽广的地方,也不知道是韩信没恢复完还是花木兰有所长进两人现在打起来不分高低,两人体力也跟不要钱似的打一阵子喝口水再继续。
都不知道打了多久,从早到晚两人几乎没停歇直到两人体力透支。
“有两下子……能和我打这么久。”
韩信有些体力更不上撑着长枪勉强站住脚,而对面的花木兰情况也不乐观也是同样的方式面前站起来缓了一阵子才说话。
“呼……彼此彼此。”
“今天就到此为止天都已经黑透了,你得穿过这篇森林才能到城镇。”
韩信指了指那片乌黑乌黑时不时有猫头鹰叫的森林,韩信还认定她会怕谁知道花木兰这么倔头也不会的走了进去。
说实在的花木兰心里也没底自己能不能认出路来,而且那家伙还说这里面有什么东西……花木兰深呼吸一下,给自己加把油就继续走,花木兰走了一阵子感觉不对劲就划了一个记号发现自己一直在来回打转,她记得明明这里是可以走的,这时后花木兰脖子忽然有人吹了口凉气,自己就被一团黑气环绕,心里一急没注意后面的石头弄上了脚,随后便听到一阵一阵的尖笑声,那刺耳的声音说着。
“哎呀呀,好久没有吃人肉了呢呵呵呵呵呵呵……啊!!!!”
那鬼魅刚刚靠近花木兰便被一道白光劈开连带着花木兰身上的黑气也消失不见。
“重言!”
花木兰不知道韩信叫什么只听那只狐狸那么叫过便叫了出来,韩信心里一颤,除了李白还没人这么叫过他。
“……你叫我重言?”
“我只是听到狐狸是这么叫你……嘶。”
韩信有些发懵的愣在原地,过一阵子才发现花木兰捂着自己的脚踝,便走到她旁边蹲下来做要背她的姿势。
“我能走。”
花木兰想试着站起来却因为伤的太重根本站不了,本要倒下去却被韩信接住抱了起来。
“倔女人。”
一路上两人根本没有说话,花木兰觉得丢脸,而韩信则想平复他那狂跳的心脏。
韩信把花木兰送到住处,就立马离开,他可不想被一群人围着说要杀他,还好能看见龙身的只有花木兰一个人。
连着这几天的时间韩信都独自在自己的海域想那天的事情,越想越烦越想越不对劲,情急之下就跑去李白那问问他怎么回事。
“骚狐狸问你个事,一个女人叫你太白你会心跳加速吗?”
韩信看着李白把一杯酒喝玩便托腮问他,李白笑了笑看这韩信道。
“那得看是谁叫的,如果是喜欢的人那就会了,看样子你是喜欢上木兰姑娘了?哎呀……说曹操曹操到。”
韩信超李白看的地方看去果然看到花木兰正朝自己走近。
“啧……该死。”
韩信按住心脏暗骂了一句,花木兰以为他旧疾又犯了就走近一看却发现韩信的脸红的厉害。
“你这是……犯病了?”
花木兰疑惑的问了一句旁边在喝酒的李白停下来大笑。
“哈哈哈哈哈,木兰姑娘猜对了,他的确是犯病了!”
“骚狐狸你给我闭嘴!脚好了?难得你第一次见到我没喊要杀我。”
韩信怒视了一眼李白又转向看花木兰。
“想打架也不是不行啊,随时奉陪。”
“行了你,免得又弄伤脚让我把你弄回去,你怎么太重了,抱的手累。”
韩信故意揉了揉肩膀,表示自己抱她时候的手臂还没回复过来。
“所以说你柔弱女子都抱得累。”
“是你重而已。”
在那之后两人见面也不会喊打喊杀,经常吵架吵着吵着就打起来那倒是真的,李白也看着韩信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丰富,心里也绝得足够了。
韩信去李白那也是没有必做的事了,花木兰却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来,李白也去打探到了消息。
“重言,木兰姑娘血的作用恐怕被你们那的龙知道了,现在木兰姑娘下落不明,她的血除了能抑制你的旧疾还能增长龙寿。”
“所以她现在是被那帮家伙抓走了?”
韩信手上的酒杯被他轻易捏碎。
“两边的人估计已经打起来,那些人胜算不大……你要小心行事。”
李白知道韩信一点回去救花木兰,也不加阻止只叫他小心行事。
韩信化成白龙没多久就到了销烟满目的战场,几乎是两败俱伤,可龙的胜算依旧大的多,虽然只有那仅仅几条龙。
“白龙?没想到你也来了,看来这女人的血的确很诱人。”
看到韩信也来了,一条全黑的龙那便是领头龙也以为他是来帮他,最后分一瓢羹来治他的旧疾。
“龙有密鳞,触之必死,你,该死。”
韩信一句话便表明了立场,他只要花木兰。
“哦?几百年不见,你变了挺多,但你是我手下败将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那我就杀了你,碰她你就是该死。”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两条龙一黑一百冲入云霄雷鸣电闪风雨大作,淋醒了昏迷被绑在柱子上的花木兰,花木兰抬头一眼便知那是韩信来了。
过来一阵子雷雨骤停,两条龙纷纷落下,黑龙在下白龙在上,那是韩信第一次打败花木兰的姿势,但长枪没有偏离一分一毫直直插入黑龙的喉管,李白曾和花木兰说过他从不杀人,的确是没杀过一人,但他没说过不杀龙。
等韩信再杀死了的看守花木兰的龙时已经浑身是血,已经分不清是他的血还是其它龙的血。
“花木兰,遇上你我可真倒霉啊……”韩信笑了笑斩断了绑住花木兰的铁链,花木兰再也任何顾及抱住了韩信,没有说话韩信也任由花木兰抱着,这样就好不必多言。
“木兰!那是龙!杀了他!快点杀了他!”
屠龙士也清理完了其他的龙,看到花木兰抱住那个白龙化的男人都大喊提醒。
“他不是龙,他是人!他是我的人!”
花木兰冲那群人大喊,韩信这么看着花木兰,能听到她说这句话死也值了。
“你!你这是叛族!是要遭火刑快杀了他!”
屠龙士都提醒花木兰和龙在一起那是不现实的事情。
“不可能,除非你们杀死我我也不会杀了他!”
韩信心里一震,苦笑捧着花木兰的脸道。
“倔女人,这么漂亮的脸我还没看够怎么能被烧坏?”
随后韩信趁花木兰失神之际迫使她抓住长枪插入自己的心脏。
“我纵行山河万里,肆意九州五岳,死在我心爱女人的手里这生也值了。”

写完啦,不是深夜憋不出文的闲鱼写手。
我这么勤奋你们不夸夸我吗【比心】
告诉我结局你们满不满意!
不满意也没用xxx

评论(6)
热度(18)

© 子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