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粉这个人。不定期失踪

【一】东有龙

韩信白龙吟x花木兰屠龙者
有ooc算我的
架空
其实信白也挺好吃的。

东有白龙居海中,西有执龙刀之屠龙士,二者世雠。
韩信像往日一般,离开海中去找好友白狐李太白。
“重言,听说西方那群家伙又开始有行动了。”李白看着酒杯里的清酒突然这么来了一句。
“啊……知道,那群家伙就是闲着没事做,现在谁还会以龙身到处闲逛。”
韩信蛮不在乎咬了一口手上的果子轻笑。
“哈哈,小心为妙,如何?许久没去过城镇要不要去逛一逛。”李白托腮撑着石桌笑眯眯的看着韩信,回答她的却是韩信的一个白眼。
“得了吧你,大概又是听到城镇有开了一间春楼酒馆,你这花天酒地的性子就不能改改?”韩信对那些嘈杂的地方实在没多大兴趣,他这好友正与自己恰恰相反。
“改什么,这几千年都这么过来了,我说重言你多久没开荤了,你这样会丧失功能的。”
李白不怒反调戏了韩信一番。
“李太白,你是多久没被打了?是想去我那水里走一遭吗?”
韩信按的手指骨咔咔作响,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李白。
“谁想去你那破地……哎,你干嘛去?”李白小声嘀咕韩信住的地方,后来看到韩信起身走开便叫住。
“不是说想去城镇?不去就算了。”
韩信头也不会的摆了摆手。
“去!当然要去,你等等我!”李白也连忙起身跟了上去。
李白住处里城镇并不是很远太阳落山的时候刚好到城镇,夜晚的城镇是最热闹,毕竟有些地方只有晚上开放。
“哎呀这不是李公子吗,这么久没来我们这儿的姑娘可都想你了……哎呦还带了一位俊公子呢,来来来上面坐。”
悦花院的妈妈一看到李白便热情的过来招呼,还一直打量李白旁边的韩信。
“哈哈哈,今天的人怎么感觉少了些许?”
李白看了看周遭的人量,虽然人不少但确实没以往热闹。
“李公子不知啊,今儿个来了一大帮子西方人,那气势害得我这儿人都少咯。”
“哦,怕是他们不识字误把这当旅店了,我还是那个老房间,这你可给我留着吧?”
“这当然,李公子可是贵客,上座上座!”
等李白韩信到了楼上观赏的房间,韩信便一直看着楼下的情况。
“重言怕是看上哪位姑娘了,要不要我帮你啊?”
“不想淹死就闭嘴。”
韩信冷不丁的说出这句话,李白觉得无趣便叫了两位姑娘上来陪自己喝喝小酒至于韩信那块木头他也没再去搭话。
韩信一直看着一群身穿黑衣的人,估计着那就是那群家伙了,不过那些家伙里面竟然还有个女人,哼,还以为能有多大本事。
楼下的女人似乎感觉到了韩信的视线抬头看向韩信,韩信看见女子的眼神心中一颤,那眼神就像看到自己的猎物一样。
“该死……”
韩信对自己刚刚心中的震撼骂了一句。
而李白刚好听见便叫去一个女人安抚他。
“公子有何不快不如和妾身去床上谈谈解解气?”
女子抱住韩信的胳膊,韩信却冷眼相看,推掉抱住自己的女人,抬起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看着她说。
“如果你想在床上被我弄死我并不介意你爬上我的床。”
说完便甩开她,想继续观察楼下那女人,人都还在唯独她不见了。
“该死的女人,我先走了。”
韩信和李白说了一声李白转身出去。
“啧,重言可真不懂怜香惜玉这个词,美人到我这来……”
韩信走出悦花院,像森林走去,从刚刚出来开始就有人跟踪她,脚步很轻,一想便知是那个女人。
“出来。”
韩信走到森林的一片空地环抱着手等那个人出来,等了许久却还是不见人影。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西方有什么鬼怪,但是在东方那些东西专喜欢在夜晚的黑夜里抓那些细皮嫩肉的人,这被抓走了就别想……唷没想到你害怕这些。”
还没等韩信说完便从丛林里跳出一个纤细的身影,韩纯轻笑嘲讽道。
“可笑!我会怕这些?恶龙我今日来就是来取龙头!”
话音刚落花木兰便拔出自己的火刃像韩信砍去。
“恶龙?我倒是想看看你一个女人能耐我何!”韩信轻笑,轻易躲开了了花木兰的攻击,跳上了树干。
“呵,还以为东方的龙有多大的本事不过是只会闪躲的懦夫而已。”
说罢花木兰朝韩信的那颗大树砍去,一瞬间的事情那颗树便倒下,而韩信也跳了下来。
“哼,你不值得作我对手。”
韩信开始觉得这女人无法理喻没法沟通便想离开,却不料花木兰还是继续动手,这次花木兰一个突刺划破韩信的胳膊。
韩信猛然转头看向花木兰,明显已经怒了。
“想死?我会让你死的干净一点。”韩信化出了了长枪往低下一盾。
“这是你看低女人的下场。”
“女人,你没有让我看高你的理由。”
两人瞬间跃起在空中厮打在了一起,只听见兵器碰击的声音和一道白光和红光。
最后两人一起落了下来,韩信的长枪插在里花木兰一指的位置,而花木兰的刀刃却落在了几米之外。
韩信紧握长枪,低头看着自己身下怒视着自己的花木兰,拔出长枪割掉了花木兰一缕长发。
“这是你今天挑战我的代价。”
“我一定会杀了你。”
“你已经死了。”
换作是别的人她已经死了,韩信生为龙却从不杀人,长枪化无起身离开。
过了有一阵子韩信都待在自己的海域不曾出去,上次和花木兰打了一场也不是完全没有伤再加上她手中的刀是火刃,烧伤和刀伤混在一起还是难处理,这几天韩信可没少骂,等伤好的差不多了韩信就准备去李白那坐坐,蒙在这里还不如到处走走。
“骚狐狸,今天没出去嫖女人?”韩信随手拿了李白桌上的果子咬了口。
“什么叫嫖?对了我跟你说点正事……”
“说。”
“上次悦花院的那群人中间有个女人,她能直接看到你的龙身……”
“我知道,就是个会点把戏的女人而已。”
韩信没多在乎李白说的话继续咬着手里的果子。
“你知道了?好吧最后一个你肯定不知道,她的血能治你旧疾。”
韩信听到这话顿了顿,随后自嘲的笑道。
“太白,你觉得我已经弱到要靠一个女人的血来活了?”
“你自己心里清楚。”

还有后续明天再码,不弃坑,这对真的好吃啊!!!!
我爱韩信【比心比心】
喜欢你们就夸夸我啊ヽ(*´з`*)ノ

评论(6)
热度(23)

© 子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