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粉这个人。不定期失踪

宁冬已至

王昭君x李白
有ooc
架空 无关历史
几十年没码文的人起来炸下尸。
感觉把李白写成霸道总裁了我的妈。
 
李白第一次遇见王昭君的时候是一年当中最冷的那个月,李白生来爱自由,四海为家阅人无数可从未见过比这雪更美的人。
雪纷飞,落在李白肩头,也不在乎解下葫芦喝这刚从客栈温好的酒,醉酒舞剑。
“将进酒,杯莫停!”一个旋身飞上树干,手中酒未停口中诗未尽,便看到屋檐后有位身穿狐裘的女子在阅手中卷。
丝毫是倦了起身闻了闻院里的梅树,说来也怪,雪也一直没停虽说不大但女子身上未落雪花。
喝了酒身体着实暖和多了,把葫芦別在腰间拍拍雪跳上屋檐。
女子察觉在李白踏脚处放了法术。
“听问有位不畏寒冰,精通法术的冰山美人王昭君,如此一见果真美人,就是法术速度有点慢。”李白轻易躲过了王昭君的法术攻击,落下院中眯着笑坐在石椅上。
“昭君从未见过这位公子,无事请回。”王昭君并不想理睬这不速之客,理了理狐裘便离开庭院。
“哈哈哈哈,冰山美人之称果然不负虚名!有趣着实有趣,李某改日便登门拜访,告辞。”李白对还没走远的王昭君行礼,便跳过屋檐消失罢。
在那后来几天,李白也天天来,虽然嘴上说登门拜访可还是钟爱翻墙而来,可算得上潇洒来去如风了,日复一日,粗糙算来李白认识王昭君也有段时间,两人之间开始熟络,王昭君也不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偶尔会被李白带出去逛逛,或看他在林中舞剑,李白葫芦里的酒就像喝不完似的一壶又一壶,可这酒他从不让王昭君碰。
“酒是个好东西,但会上瘾,女子家家还是莫碰微妙。”
李白喜欢酒后舞剑,每次的招数总是不一样,王昭君也不懂,也许这就是无招胜有招,王昭君喜欢看李白舞剑痴迷的样子,偶尔会陷入其中明明没有喝酒却红通了脸,为何?
“饮者未醉,未饮却迷。”王昭君这么想着,自己大概是爱上这个人了,她不善于表达这件事她也从未提过,李白怎么想的她也不知,只想着这样就够了。
周围的人开始谈论他和王昭君的时候李白也不解释,饮口酒笑笑便敷衍过去。
没有解释流言自破,王昭君要出嫁了,满城皆知,李白也不例外。
甚至更早知道。
“李白……明天你便不要再来了……”
李白像往日一样翻过墙来找王昭君,腰上的葫芦还没卸下来便先听此话,怔了一下。
“这是如何,你该不会在和我闹……”
“你走吧,这几天我就要出嫁了,麻烦李公子不要再来我这免人嚼口舌,不送。”
一向平淡有礼的王昭君打断了李白说话二话不说便下逐客令,硬是忍住在眼眶打转的眼泪转身走向屋内。
留李白一人在院内,李白饮酒苦笑便离去。
短短一天时间王昭君出嫁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大致的内容都有关李白。
李白出奇的平静,像往日一样打酒喝酒舞剑作诗,只是没人再从他口中听到昭君二字。
有人曾经过李白的住所,一向生气傍博的竹林变得死气沉沉,竹树倒了几颗,上面都都有李白舞剑时留下的刀痕,有人说这李白啊入了魔迷了心智。
总于还是到了王昭君出嫁的日子,众人那日都不见李白,连酒都没打,像消失了一般,不见了。
“小姐,准备出发了。”
“恩。”王昭君像变回了原来的模样,没有表情,拒人于千里。
王昭君坐上了轿子,她无心看外有有多少人在为她喝彩祝贺,听多了自然也就腻了。
“你们看那是谁!李白!没想到他还会来!”
王昭君听到李白这两个字马上撩开帘子看外有没有那人的影子。
“昭君,别来无恙,你比我初遇你的时候更美。”李白旋身踩到骄子上撩开帘子看着王昭君。
“李白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王昭君怒视着李白,明明不会流泪,这时的眼泪却止不住。
“不哭了,不知道的以为李某强抢民女呢,这传出去可不太好。”
“难道不是吗……你这可是截亲。”
“这哪算,全城谁不知道你是李某的人?”
李白笑眯眯的如往常一样,王昭君还是看出来她消瘦了不少短短几天的时日,人还是多变。
李白横抱起王昭君踩在轿顶。
“在这的各位请听清楚了,在下李太白,这位美人我是截定了,想死就经管上来,除非李某死在这地方否则别让抢走她,王昭君,我的人。”
那日没人拦得住李白,来一人杀一人,即使身上负伤也没让王昭君染上一滴血,王昭君也没闲着,她施法李白后切,在旁人看来这两人再合适不过。
李白截亲这事在城内流传甚久,王昭君后来也在想那恐怕是她这辈子做过最出格的事情,但是最后还能在一起就值得了。

评论(6)
热度(23)

© 子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