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粉这个人。不定期失踪

绣球

  发篇短文,想写成一个系列|・ω・`)

下雪了,南方的的雪不多,薄薄的一层,下的时候掺杂着点小雨,今年的雪没有前些年来的气势磅礴,反倒柔情,可这般柔情也不会升温,冷,实在是冷。
  她喜欢下雪,曾和我这糟老头分享过想去北方的念头。
  “大爷,这雪可真美不是吗,听邻居说您拉的一手好二胡,也给我拉一曲儿呗。”她乐呵呵,笑红了脸,边哈气边把脸往围巾里缩了缩。
  “冷啊,我这老家伙可经不起寒,进屋来,大爷给你拉一曲儿。”我起身往里面走,拿出放在柜子上的二胡,坐在床边拉了起来。
  她听得很安静,脸蛋也从围巾里露了出来,红扑扑的。
  “大爷拉的真好听!”等我拉完,她边拍手边看着我手上的二胡,我知道她是想拉拉看。
  “你来试试”我把二胡递给她。
  “谢谢大爷!”他便也不客气,一把拿去学着我的模样拉了起来。
  “不玩儿了!一点儿也不好听!”以前她也是这么说,这性子可真一点儿也没变。
  “你不会捻弦,自然就不好听了。”我笑了笑,把二胡放回原处。
  “大爷啊,你以前院子里是不是种着绣球花啊?”
  “你知道的,那是你最爱的花。”
  “春儿啊,你怎么就算是死了也怎么糊涂啊。”我红了眼眶,笑着对她说。
  “老头啊,我再怎么糊涂也不会忘记你啊。”她笑眯眯的看着我,真是一点儿也没变啊,还是我当年爱她的那个模样。
  我家的门被推开,一位姑娘走进来对春儿说:“春姑娘,时间到了,该走了。”
  “我要走了,下辈子你得给我拉一辈子的二胡。”春儿和那位姑娘走的时候是笑着的,刚走的也是笑着的,也许她天生和悲哀这个词不沾边吧。
  我走出了屋子似乎冷不冷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抬头看着天上飘下来的雪,回忆着我这一生看到过她所有笑的样子。
 
  “春姑娘,为什么要忍着呢。”
  “因为我知道啊,他最喜欢看我笑的样子。”
 
                                                                       《顾鸟集 绣球》

评论

© 子归 | Powered by LOFTER